-南素-

Gray&SimG&AOMG
Always瓶邪

Mcdreamny



最近我在看实习医生格蕾,所以我也称呼他为美梦先生。
美梦先生的到来就像个梦,飘飘然然地出现了。他大概知道我昨晚贪玩忘了锁门,所以很狡猾地挤进了我住的地方。我住的地方全是一片狼藉,很拥挤,勉强站下我和美梦先生。美梦先生清了清嗓子,我向他示意一个继续的眼神,于是他自我介绍,就此他正式在我的世界暂时歇下了。
美梦先生是个自来熟,每天跟在我身边晃来晃去。我没有告诉他我的名字(我总觉得他心知肚明),他便每天变着法给我取不同的昵称。我暗自觉得美梦先生背后可能背着一朵云,里面住着一个小天使教他说些可爱的话。有的时候我蹲在地上忙着一团不知所云的东西,他站在我身后,时不时还能回答我自言自语时提出的问题。这时我的背上就有一道期待的目光泛着热。不得已,放下手里的活翻了翻心底的百科全书,不错,可以奖励一朵小红花。
美梦先生像个自以为是的小屁孩,强行霸占了我很多空间。本来这儿就够小了,我便把这划分为我待的地方和除了我以外其他东西呆的地方。现在多了个美梦先生,他不乐意降格为东西,态度坚决地要求和我挤在一起。一个人落脚的地方又多了一双,好几次我蹲下起身就又会摇晃着跌回原地。那天,同样的事再次上演,美梦先生怕我生气,偷偷把自己缩成一团。整一天我自顾自忙着,奇怪今天好像缺了什么。转过身我看到美梦先生小心翼翼地盯着我,看到我回头,他眼睛里突然躲进了一颗星星,
“嘿嘿。”
他向我笑了。
美梦先生可能真的掌管美梦,睡觉前他说晚安后就像有屏障阻挡着奇怪的小鬼怪们。我第一次看到美梦先生发火,是一群初生的小鬼怪们做着鬼脸向我扑来的时候。原来他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也许我该收回说他是个小屁孩的话。
美梦先生也很擅长编织美梦,我猜这是他每天都傻乐的原因。他偶尔抱怨我很凶,我也很无奈,一个人呆得够久了,改变对我来说有些困难。他看到我蹙起眉头,连忙过来安抚我说,现在的你也很好。我松了口气,赶走脑海里不切实际的planAplanB。也许是我太专注了,美梦先生又晃了晃我的肩,轻轻地对我说,你愿意和我一起做梦吗?
我想说好,可有什么扼住我的咽喉,我挣扎着想发出声音,可喉咙里满是咦咦呜呜。美梦先生没发现我的异样,失落的牢笼囚禁了他。那天晚上他还是照旧和我说了晚安,可却破天荒地还有一只小鬼怪无意飞过我面前。
梦里美梦先生乘船到了一片海域,那儿有两片相连接的海,一片在慢慢变大,另一片在慢慢变小。
第二天我醒来,我住的地方又只剩我和除了我以外的东西了。我看不到美梦先生,我拼命地找他,地上那堆垃圾被我踩得咔嚓咔嚓。我在原地转了好几圈,尺寸大小的地方被我翻了又翻。
也许是梦醒了,也许还在做梦。
我想知道是我推开了美梦先生还是美梦先生自己走了,也许他还是很在乎我能不能在语气上有所改变,也许他是厌烦这块窄到不能在窄的地方了。我本想今天就去扔掉那堆奇怪的垃圾,把那块“除我以外的东西呆的地方”改名为“美梦先生呆的地方”。现在或许我该松口气,整理这些老家伙可不是件容易事。
我又开始一个人的生活。现在我再也不会站起又摔倒了,夜晚还是有小鬼怪成群结队地向我飞来,没有人每天叫我的昵称,像美梦一样的日子也渐渐藏匿在越来越多的垃圾里了。我早该知道这儿留不住美梦先生,美梦先生比起美梦,更喜欢星辰大海。我自我催眠我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现在不过是重新回到正轨。但心里装了面明镜,上面不知道是谁哈了口气,手指在上面写道,我很想他。
前几天我做梦,竟然梦到了美梦先生。许久不见美梦先生身上粘着异样的气息,我叫了他的名字,他却没有叫我的昵称,他对我说,
“你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