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素-

Gray&SimG&AOMG
Always瓶邪

[simG]变质









[第一幕]

       李星和确认了那张合照发出,便把手机熄了甩到一边的沙发上,腿一蹬从电脑前转向窗边,入目是首尔斑斓的夜景。一点点报复的趣味融进夜幕变得理所当然,不如权当是礼尚往来。李星和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有规律地点在转椅的扶手上。

        一下,两下。

       香港的夜景和首尔没什么区别。也许是因为那儿的空气中弥漫着缱绻的气息,隔着雾看人,也像是水中望月,朦朦胧胧的,见谁都觉得顺眼三分。

        三下,四下。

        穿过一条窄窄的街,像泡在一片霓虹灯里。走在异国他乡总有些莫名的激动,即使人群中有几道投向自己的目光也不用遮遮掩掩,甚至恍惚间觉得自己在这片土地上是别人看不到的。从人边走过的人都步履匆匆,脚边扬起的尘土藏着一段段故事。李星和很喜欢这个夜晚,不仅是因为轻松,更因为身边这个阔别已久的人。

         五下,六下。

        李星和敢肯定郑基石现在心情很好,头顶那一撮不安分的头发在视线里一抖一抖的,所以他的心情也跟着跳跃着。这儿的气氛是海,人来人往都能包容,各色灵魂在这里相遇,哪怕连个招呼都没打,转了身手里已经绕了一根线。郑基石本性便是不驯的,在韩国虽然也玩得开,但总觉得集中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太过沉重。弘大总统的设定不是护身符。于是在香港,脱掉身上一堆身份头衔他就是个素人,只要愿意,容纳度可以像霓虹灯一样五彩斑斓。

         七下,八下。

         起初李星和和郑基石在兰桂坊还坐在一块,一段时间没见两个人都攒了一肚子话题。聊的话跑遍天南地北,杯子里的酒也见了底。醺醺然李星和看到郑基石仰起头挑着嘴角,右眼在左眼旁边更显得光彩熠熠。“星和啊”,他说了一则咒语。

          九下,十下。

          什么你主动我们就会有故事,面对郑基石那五彩缤纷的Dominic艳遇记他压根连只笔都没有。郑基石的咒语只对他有用,让他甘愿乖乖坐着看着郑基石欢呼着挤入那暧昧的舞池。如果郑基石没先发制人也许李星和会将出去散步的邀请说出口,但从结果来看还是不说为好,以免日后哪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回想起来一个人尴尬的要命。

          十一下。

         去兰桂坊的路上是李星和开车,郑基石坐副驾驶,后座是权爀禹。郑基石开着车窗手搭在窗沿上,风吹进来,吹起他有些褪色的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染了色以后这哥显得格外年轻,年龄向前走脸却逆生长。一路上兴致很高的郑基石不停地胡扯,像回到原来,李星和在旁边负责回应和傻笑,期间甚至还用起了山花精这个遗忘了好久的梗。昵称脱口而出的时候两个人都惊讶了一下,

        “什么啊,哥”

        嗔怪的语气到最后却是带着笑的,欣喜从嘴角一直爬到眉梢。仿佛用了一天时间将几个月的交流空白期瞬间填补,郑基石是太阳,而他是向日葵。不过这大概是李星和单方面认为。

         十二下。

         早知道还不如自己呆在酒店里。

          十三下。

          李星和的手机响了。

        他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起身寻找随意丢到一边的手机,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努力说服自己不要因为恶作剧落空而过分恼火。这显得他很在意,虽然没有人会发现,而且他确实很在意。但一旦情绪过激在这场赛事中便是失败,就算失败也不应该太难看。

        屏幕上明晃晃地闪着SMDCxi的名字,李星和看到后下意识地挑了挑眉。

      “星和啊,那女的是谁啊 ”
      “..和哥没关系吧”


02
滴————


[第三幕]

       李星和最近大概在生自己气,原因不知,从何安抚更束手无策。郑基石挠了挠头发嘴角瘪到一边,脑海里翻来覆去全是李星和那句充满距离感的回答。郑基石觉得自己够强大,一颗强心脏无人能敌,可是在李星和面前就变成了玻璃心。明明在club被好多女人说冷漠和不近人情他都丝毫不为之难过,换作李星和效果可大相径庭。

      当务之急是把闹小脾气的弟弟哄好,这个过于亲密的弟弟在自己心里的地位似乎超乎想象的高————大概根本就不是什么弟弟。

        天知道郑基石是出于什么理由打出那个电话的。合照内容十分平常,左边李星和右边是一个他不认识的女孩,距离靠的略近但绝对在绅士范围之内,和他自己的某些合照比起来李星和就是个纯情的大男孩。但郑基石就是莫名不爽,一团小火苗在太阳穴旁边噗噗地吐着热气。永远的行动派决定拨出号码,可惜没说两句那小火苗就被迫熄灭了。

       记忆里李星和脾气一直很好,无论拿哪方面开玩笑他都不会生气。如果郑基石说着他就在旁边听,好看的眼睛里投出的视线不加掩饰地落在郑基石身上,一句话不说都能让人安心。郑基石也试图故意惹李星和生气,每次李星和被捉弄得无可奈何时话尾就会沾上撒娇的意味,像一根狗尾巴草在郑基石心上挠了挠。但最近很反常,李星和的小脾气来的有些频繁。一旦郑基石表露出对结婚或孩子的向往,李星和就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看到郑基石就气呼呼的撇过头去。

        问题总是经不起反复推敲,郑基石似乎知道了症结所在。

03
        问题来自圆心,而我们都走在弧上,对根源一无所知。 可走着走着我们会相遇,一条根上生出的问题彼此碰撞发生化学反应,答案往往就藏在咕噜噜冒出的气泡里 。

[第四幕]

        合照事件发生之前的一个晚上,郑基石和李星和约着去汉江吹夜风。

        代替话语先响起的是易拉罐打开的声音,李星和的是可乐,郑基石的是啤酒。

        不约而同地打开,不约而同地喝了一口又不约而同地没有下一步。两人都在等,像等着歌词插入的节拍,等情绪从火山口冒出的那个时刻。

“哥”   
“嗯?”
“你说汉江里有没有鲸鱼啊”
“..说什么呢你。”

       李星和咧着嘴没接话。郑基石被李星和逗笑就像喝水一样简单,悄悄在两人之间结成的网一下就被汉江里的鲸鱼带走了。郑基石拿起易拉罐喝了一口,在夏天消了泡的可乐有些甜腻。

.    ..哪里不对。

      后知后觉的郑基石做贼心虚地瞅了瞅一边的李星和,看着专心致志留心江面的李星和,郑基石旋即舔了舔嘴唇 。

      好像更甜了。

“啊有鲸鱼就好了”
“..你这小子”
“我想去北极啊..”
“呀 你是要留哥一个人孤独终老吗”

      李星和眨了眨眼,郑基石注视着他的眼睛,闪烁着像流着一条河。

“哥不会的”
“你还有很多朋友。以后啊,还会有一个漂亮的妻子,一个可爱的孩子...孤独终老也和你差太远了吧”

        李星和边说边低下了头,帽沿在他脸上投下一片阴影,挡住郑基石的视线。李星和不知道怎么发现了一根小树枝,把玩着在地上圈圈点点。说话声越来越小,到最后消失在空气里。

        如果鲸鱼的赫兹是52,那么将没有同伴听得见他说话。

         那人呢。

        秘密腐烂在心与千万念想混在一起,或者把它们当做一颗种子埋在脚下这片土地。那么十年后或几十年后,你能读懂蕴藏在根茎叶里细密又深沉的感情吗?

05.
“你不在的话,有再多人也算是孤独终老吧。”
郑基石说。

[第六幕]

       李星和在A街看到那团白毛的瞬间很难抑制住心里想手撕权爀禹的想法。

        半小时前李星和在家里接到权爀禹的电话,电话那头权爀禹可怜巴巴地说自己喝酒了被朋友扔在A街身上又没有零钱打不了车,就这么一段漏洞百出的说辞居然成功让宅男李星和拿起车钥匙就往A街开去。

         谁知道到达目的地后小熊维尼变成了郑基石。

         归根到底是李星和太善良,但近来接踵而来的事也同样推波助澜。翻腾的情绪太多,将心思理清就占了心里的一大块地儿,哪还有精力来留心这些小问题。

          这么一想,错过了调头就走的机会,郑基石卡着车门钻进了李星和的车。

          洪水汹涌而来,该从哪个漏洞开始填补呢。

          李星和的放映厅里一张张跳过的全是郑基石最近的合影,越来越近的距离,越来越出格的姿势,唯一不变的是那人脸上仿佛掌控一切的表情。比起这样他单方面认为的报复可笑得像一出闹剧,不过是看到最多“啧”一声,再无法兴风作浪。

           郑基石的回忆录里一篇篇翻过的全是李星和的模样,脂粉与香水遇的多了, 怎能不想念白月光。在时间里肉体的欢愉刺激却空洞,灵魂胸口左侧的空白,终究是需要你来填补。

           “哥不是说生命里不能缺少女人么,那你这个晚上可怎么办啊。”

TBC.






我实在是卡个结尾卡到天荒地老了快疯了orz

再次希望大力催更 或者可以和我谈论一下怎么和好的走向!心里有大纲但我写不出来!!【捶胸口】

补完全文会继续贴在后面 到时候会发一条消息提醒填坑完毕√
祝大家3/4份文食用愉快 我已经江郎才尽了orz

评论(1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