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素-

Gray&SimG&AOMG
Always瓶邪

                      要有光

00

我对神说:“要有光。”
然后我就有了你。

01

闵玧其昨晚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他躺在一片冰冷的大地上,目光所及之处尽是一片白,入耳也只有喧嚣的风声。那风声似乎是从远古时代吹来,硬拽着他的思绪直往新世纪的大门奔去。在这纯精神式的旅程中,他总觉得自己似乎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可是一认真去回忆便激得脑子生疼,仿佛是破碎的玻璃渣子被硬生生揉进了记忆的匣子。最后他看到了一片刺眼的光,他伸出手想抓住它,似乎一旦错过就永远无法挣脱这梦魇。他感觉那片光仿佛正在把他吞噬,在整个人没入其中之前,他听到有谁大声地喊了他的名字。

然后他从梦中惊起,白皙的脸上尽是涔涔的汗水。

“智旻啊…”他用嘶哑的嗓子喊着,双手抱住头试图摆脱刚刚的梦境。他等待着
木质地板上响起拖鞋踢踏的响声,等待着那个充满魔力的人能将他从深渊拉回现实。
闵玧其觉得自己等了好久好久,久到他差点以为自己还在做梦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他的确把自己的宝贝弄丢了。

02

金泰亨翻了一个惊天大白眼之后在凌晨三点郑重地迎接了满身酒气的朴智旻。
金泰亨刚打开门朴智旻就整个人向前扑来,吓得他刚刚积攒到max的怒气值一瞬间魂飞魄散,“我说朴智旻啊,您老能不能好好走路,我要是反应迟钝那么一丢丢我不得明天死在玧其...”
“别提他。”
金泰亨还没把最后一个“哥”说完就被朴智旻异于寻常的口气给堵了回去,于是他在又翻了一个白眼之后继续问道:“我猜你肯定是又独守空房守到天荒地老了吧。”
系统提示:玩家[金泰亨]已成功点亮[作死小能手]称号,即将收到奖励[朴智旻的怒火],请玩家在五秒钟内领取奖励,5,4,3,2,1。
“砰——”金泰亨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跌跌撞撞的朴智旻一下子走路带风咻地冲进了洗手间。于是金泰亨一个翻身滚上沙发心中暗自腹诽:可以,这很闵玧其。
03
朴智旻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左手拿着一瓶喝了一半的冰啤酒,身前的茶几上几只空酒瓶歪歪斜斜地放着。墙上的时钟即将指向十二点,南瓜车车轮滚动的声音压过他的耳畔。可惜他的辛德瑞拉连只水晶鞋都没有留下,只余满室烟草味陪他独自缠绵。朴智旻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在夜晚上演这样的片段:每次门铃响后打开门便看到金南俊站在门口,左手架着的是精神不振的闵玧其。起初朴智旻还会因此乱了手脚,看着金南俊把闵玧其拖到沙发上以后才手忙脚乱地去烧醒酒汤。然后先是给闵玧其盖上毛毯怕他受凉,又是用毛巾给他擦汗担心吹着空调醒来会头痛。金南俊站在一旁暗暗感叹这哥真不知道是多幸运才能成功GET到这样一个小宝贝,啧了啧嘴后便识相地关上门走了。
可不久架着闵玧其的人从金南俊换成了金硕珍,又从金硕珍换成了酒吧BOSS郑号锡,只是被夹着的那个人一如既往地消沉。很长一段时间朴智旻一想起闵玧其脑内只留下他如同提线木偶一般麻木的身影,像是跌进一滩粘稠的泥沼,不想挣扎也无法挣扎。
时针渐渐从12指向1,几近悄无声息地屋子里终于响起钥匙与锁孔契合转动的声音。朴智旻看着这次只身一人的闵玧其挑了挑眉,故作冷漠地对他说:
“玩够了?”
闵玧其不言,踉踉跄跄地从门口走到洗手间前,打开浴室前又戛然停住了脚步。他侧身看到朴智旻和他周围的一片狼藉,眼眸低垂,还是轻轻讲出了那句话:
“和你没关系。”

04
刹那间我的天空失去色彩,万物都在支离破碎着。它们叫嚣着企图冲破我对它们的束缚去挽留这枯燥世界唯一的光源,不断撞击着那荆棘丛生的牢笼。
“最终我依然一无所有。”闵玧其在入睡前一刻如此想着。

05
闵玧其是一名地下RAPPER,低沉的嗓音打碎过多少人无知的梦想。朴智旻和闵玧其第一次见面也是在闵玧其常驻的酒吧——BORN TO DIE。朴智旻曾问过向来漂浮不定的闵玧其为什么在这一间酒吧停留那么久,他记得身旁的闵玧其吞吐着云雾缭绕,然后垂下头低声说道:
“大概是因为向死而生。”
向死而生,说的就是闵玧其这群人。他们在炼狱中出生,舌头是他们最锋利的武器,在城市的角落向所有反抗他们的一切宣战。如此无情的夜晚中,他们是最无所畏惧的战士。
然后朴智旻在闵玧其说完那句话之后吻上他的嘴唇,烟草的味道在他们口中碰撞迸射出火花。闵玧其在几秒的愣神之后扔掉了烟用左手托住朴智旻的后脑勺,右手环住他的腰将人往自己的怀里带。闵玧其用舌尖轻轻描摹朴智旻的唇形,朴智旻口中清甜的波子汽水味也悄悄染上闵玧其的神经末梢。他趁朴智旻试图喘气的机会把舌头伸入那人口中,带着那人的舌头一起在温热的空间里交欢。最后朴智旻因为难以呼吸而有些无力地推开了闵玧其,他不停喘息着,唇角还留有津液的痕迹。旖旎的路灯下红润的嘴唇还泛着水光点点,看得闵玧其有些心猿意马。闵玧其伸出手将小孩身后的帽子给他戴上,大大的帽兜将朴智旻的脸遮了一大半。闵玧其故意忽略了朴智旻有些疑惑地眼神,拉住他的手牵到自己捂热的口袋里向前走去。
“回家吧。”
深秋微凉的夜晚你是我唯一的温暖,不如就此坠落直到海枯石烂。

06
闵玧其独自走在街道上,凛冽的寒风钻进他空空如也的脖颈,刺得他不禁打了个冷战。往常出门朴智旻总是会提醒他戴围巾;偶尔在冰冷的夜晚从酒吧脱身回家,也会看到朴智旻急匆匆地跑向自己然后将厚厚的围巾一圈一圈地绕在自己脖子上。
明明这个领域已经空白了二十一年,但却在一瞬间因突如其来的温暖而沦陷。
干燥的日子里24小时开着的加湿器,出门前桌上摆着的两顶同款毛线帽,习惯性地十指相扣,身旁响起的软糯的声音和一双藏着星星的笑眼。他还记得在那个大雪纷飞的日子,把自己包裹得像只可爱的企鹅的小孩站在上下一白的天际间,捧着一个精心制作的雪人笑着看着他。
太糟糕了。
闵玧其觉得朴智旻像注入他血液中的一股暖流,无时无刻不在他的全身上下流动。就算他人能干净地全身而退,可是关于他的独家回忆却仍然藕断丝连。只要提起朴智旻这三个字,潜意识的海洋里就会瞬间汹涌澎湃。
一击致命。
07
你的存在是毒还是药啊,那季节是春还是秋啊。
08
其实真实的闵玧其和酒吧里人眼中的他完全不一样,朴智旻想。
卸下了地下RAPPER装束的闵玧其其实孩子气得一塌糊涂。
闵玧其挺喜欢睡觉的,陪朴智旻看个电影都有可能在一片噼里啪啦砰砰砰中睡着。没什么事的下午朴智旻总会看到闵玧其夹着手窝在沙发上眼神涣散,对于闵玧其这个小动作朴智旻有次问过他本人,当时的闵三岁是这么回答的:“因为这是我的手,我不喜欢它乱动。”
朴智旻很喜欢看闵玧其笑的样子,他觉得闵玧其笑起来的时候就好像不远处的小花都会随着他嘴角上扬的幅度一起盛开。对此朴智旻无数次疑惑舞台中央桀骜不驯的闵玧其和私下偶尔傻白甜的闵玧其到底是不是一个人。闵玧其偶尔还会模仿朴智旻的声音捏着嗓子喊JIMINIE,然后在朴智旻笑作一团的时候把小孩揽进自己怀里将笑意融化在一个温情的吻中。
郑号锡曾经打趣过这个世界只有朴智旻敢惹闵玧其,事实也确实如此。
闵玧其的起床气是很可怕的。闵玧其有时会在酒吧后台的隔间补眠,而放置了补眠状态的闵玧其的隔间一度被众人称为BORN TO DIE一级禁地。这个称号的由来启于一个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天真懵懂的田柾国小朋友被金南俊托付了“叫醒闵玧其”SSS级任务。当时的柾国GI并不知道金南俊一句“THAT’S AN EASY TASK~”背后深藏着的是怎样的阴谋——毕竟他除了一个EASY其它都没怎么听懂——然而在他以一贯上扬的语气叫了一声玧其哥之后就一脸懵逼地被闵玧其丢到了酒吧大门口,独自风中凌乱。
而同样的事情由不同的人代入往往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朴智旻曾无数次在闵玧其睡着的时候在他旁边动手动脚,但闵玧其从来没有生过气。任凭小孩肉乎乎的手在自己脸上轻轻捏着,不反感甚至还会平添几分愉悦。浅眠状态偶尔捕捉到小孩轻轻的笑声,就像甜蜜的睡前牛奶一样让人安心。

09

我的世界有太多的条条框框。
厌烦的,讨厌的,乏味的,无欲望的。
唯独与它最格格不入的你,闯进了这片领域。
你走过的地方都盛开出花朵,而你是花园中最耀眼的蝴蝶,只要煽动翅膀就能在我心底掀起风暴。
只要与你一起,就算只是下一秒,都如同未来般值得期待。

10
闵玧其点燃了一支烟,指尖由上至下划了一下屏幕。

朴智旻已经杳无音讯一个月了。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度过这一段时间的。没有朴智旻在的日子,连时间观念都变得模糊。在这一个月中,闵玧其觉得快得像只过了一天,又觉得缓慢得像过了一辈子。每天酒吧和家两点一线的跑着,遇见的都是同样的人,做着的都是同样的事。

生活像一具被按下了单曲循环的留声机,浸泡在酒精和烟草里,而闵玧其就是那上面的一只老鼠,在一圈又一圈中自我麻痹。

页面最上方的小圆圈旋转着,然后停止,页面随之归于原点。
朴智旻的39条INS已经与烟和酒一起,成为闵玧其现如今仅存的救赎。

闵玧其穿过一片烟雾氤氲将视线落到手机屏幕上,原以为目光所及之处仍是朴智旻那张无意间拍出的旖旎的首尔夜景,却在看清了图片之后愣了神。

那是一片极尽绮丽的天空,由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家泼色勾勒。如此绚烂的舞台上似是有神的孩子在歌唱在舞蹈,他们身披星星、头戴月亮,穿梭在这辽阔无垠的苍穹之中。

而图片下方则附着短短的两个词:NEXT WEEK.

11.
你问我拥有什么。
一颗鲜活的心脏,和一个炙热的梦想。

12.
朴智旻穿着厚重的冲锋衣,深吸了一口斯瓦尔巴德群岛的空气。

入眼尽是一望无际的雪原,远处巨大的浮冰飘在蔚蓝的海平面上。几只北极熊在互相喃喃细语着,在这片寂寞的大地上,与谁都不过陌路之交。偶尔有几只海鸥尖叫着划破天际,水面也跟着泛起涟漪。朴智旻几乎难以分辨究竟何处是天空何处是海,千万句感叹也只能化为相机中几张剪影。

三年前,一个百无聊赖的下午,朴智旻和闵玧其窝在一起点开了一部关于北极的纪录片。于是那一天的夜晚,两个人计划了一场盛大的逃亡:逃离无尽的束缚,逃离累赘的重负,压上所有的积蓄,去站在世界的极点之上。

朴智旻不知道闵玧其能不能看到自己一周前发的那条INS,也不知道他对此究竟有什么反应。他就像一个迷失在大海的水手,孤注一掷。期待着摩西与耶和华出现,能将这片汪洋化为干地。

他还记得他和闵玧其一起躺在床上,闵玧其侧过头看着他,如醉初醒的嗓音在他耳畔响起:

“智旻呐,接受我的求婚吧,在北极。”

朴智旻挥了挥手企图阻止自己继续回忆,嘟了嘟嘴皱着眉,转身向游轮走去,一路上还自顾自地哼唧了几声。像一只被人丢在路边的小奶狗,呜咽着一肚子委屈。

说话不算数,闵玧其大混蛋。

朴智旻回到房间以后就靠在窗边的小桌子上看着风景,不远处海面突然波澜起伏,朴智旻抬起了头,便看到一群鲸鱼从他的眼前游过。

“在这广阔的大海中
有一头鲸鱼小声地 孤独地说着话

再怎么呐喊也无人应答

孤独伴随左右 安静地闭着嘴巴”

如果闵玧其在就好了。

海豹是伴奏者,北极熊是司仪,海鸥是花童,鲸鱼是神父,然后我们在纯白的天地间交换一个缠绵的吻。



最后是一记骤然响起的门铃牵回了他的思绪,伴着尾音下沉的嗓音,他听到了来自门后的一句:“Room Service.”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刹时使他几近失神。

爱斯基摩人认为极光是鬼神引导死者灵魂上天堂的火炬,原住民则视极光为神灵现身。如果真如我所想的那样,那大概是神灵提前窥探了我的心愿吧。

朴智旻习惯性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深吸了一口气,才下定决心打开了门。

于是他看到那个发色总是异常耀眼的人竟染回了黑发,柔软的发梢乖巧地贴在他白皙的脸庞。他眼角盛满了笑意,似乎要是再眯起些眼睛就能流出一室芳华。

“这是Room Service可不是Door Service哦。”
闵玧其勾了勾嘴角,看到死机状态的朴智旻愣愣地退了几步后进了房间顺带反手关上了门。

朴智旻止不住地颤抖,咬着嘴唇的力度也不禁大了些。闵玧其见状皱了皱眉,一只手捧住朴智旻的脸凑上去将那可爱的唇瓣解救出来。而后闵玧其拉过他有些微凉的手,慢慢地十指紧扣。那是一个无关情欲的吻,闵玧其偏头亲了亲朴智旻的嘴角后抵着他的额头低声说道

“这次抓住了,我就再也不会放开了。”

【那只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你的呐喊确实是被听到了。】

语毕,闵玧其低下身子,单膝跪地,从大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丝绒盒。骨骼分明的手指扣住盒子的上檐,用力,一枚干净素雅的戒指在北极天空湛蓝的映照下被染上淡淡的水色。

“Marry me.”

13.

你就像Butterfly

只能在远处偷望,手触及便消失不见

漆黑的黑暗中照亮我的蝴蝶效应
 
你一个小小的手势,就让我忘了现实

于是我对神说:“要有光。”

然后我就有了你。

End.

评论

热度(8)